吕剧剧本
最新推荐
《沙家浜》选段唱词
传承者王玲玲教吕剧15年 义务
吕剧《补天》演绎剧坛“神话”
角色行当
红丝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吕剧剧本
《春 暖 花 开》
东营市吕剧团   2020-03-09 13:56:46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时间    现代,夜晚

  地点    养鳖池塘边的一所房子

  人物    菊花——女,50多岁,寡妇

  梨花——女,20多岁,菊花之女

  大牛——男,50多岁,鳏夫

  小牛——男,20多岁,大牛之子

  [夜晚,野外养鳖池塘边有一所房子。

  [一个石凳可供人小憩,石凳旁有一棵开满花的桃树。

  [音乐声中小牛偷偷而上。

  小牛    (在窗外学蛤蟆叫)哇哇……

  [梨花由房子的内屋上,到窗前,张望。

  小牛    (突然窜出,亲了一下梨花的脸)哈哈……(进屋)

  梨花    你怎么才来?

  小牛    都怪俺爹,非得让我看护俺家的养殖大棚不可,这不,我出来转了转,就偷着跑来了。

  梨花    俺让你替俺家雇个晚上护塘的人,你雇着啦?

  小牛    不就是雇人看鳖池吗?不用雇,晚上我来,我是连人带鳖一块看!

  梨花    去你的,是俺妈非要雇。

  小牛    哎,你妈这人也真怪,还非得在俺村雇,还非得雇个属牛的。

  梨花    俺妈说,你村属牛的忠厚老实。

  小牛    我寻思了半天,俺村符合条件的只有一个最合适。

  梨花    谁?

  小牛    俺爹呀,他姓牛、属牛,名字还叫大牛!

  梨花    你跟他说啦?

  小牛    说啦,他先是点点头,后又摇摇头。

  梨花    为什么?

  小牛    俺爹和你妈年轻的时候,不是有那么一段美丽的传说吗。我想啊,俺爹

  要么是记恨你妈,要么是怕招闲言。

  梨花    你爹呀,和你一样,大牛小牛,一对笨牛!

  小牛    你呀,也和你妈一样,菊花梨花,都是招蜂引蝶的花!

  梨花    去你的,我才不招你这只破蝴蝶呢!(进屋)

  小牛    梨花,蝴蝶飞来啦!(追进屋)

  [大牛兴冲冲地上。

  大牛    (唱)菊花她要雇我看鳖湾,不由我心中起波澜。

  她雇人为啥单雇我?莫非心想嫁我不明言。

  到底她心里啥想法,今晚我把虚实探。

  果真想把我来雇,我情愿帮忙看塘不要钱。

  她若还念那份情,俺二人,她守寡我孤单,拆散的姻缘今晚联。

  兴冲冲我把屋里进——

  菊花,我……(掩口)且慢!

  (唱)不能鲁莽细察看。

  [梨花端一盆鳖蛋由内屋上。

  梨花    出来啦!出来啦!快出来啦!

  大牛    听听,都50多岁的人啦,菊花的声音还是那么脆生!

  梨花    快来看,小鳖快孵出来啦!

  大牛    是小鳖出来啦,我还以为菊花叫我出来呢!

  [小牛应声从内屋上。

  小牛    都出来啦,小鳖都孵出来啦!

  大牛    (惊)里边怎么还有个男人?难道她找了别人?

  小牛    花,你快来看哪,快来看!

  大牛    花!这花,是一般人叫的吗?

  梨花    (对注视自己的小牛)哎呀,你怎么这样看我?

  小牛    花,你太美了!

  (唱)你是花来我是蝶,蝴蝶为花舞翩跹。

  梨花    (唱)你是蝴蝶我是花,花儿无蝶空鲜艳。

  [二人进内屋。

  大牛    (唱)他们花呀蝶呀叫得甜,叫得我心中打寒颤。

  菊花呀菊花!

  (唱)当初你无奈嫁人我不怨,谁叫俺过去村穷家贫寒。

  如今你既已成新家,又何必捎信雇我嘲弄俺。

  大牛我属牛不属狗,不为你两口子护家院。

  气冲冲转身往回返——

  [菊花持手电筒巡视上。

  菊花    (唱)夜晚巡查池塘边。

  月映池水鳞光闪,重重心事翻波澜。

  孩他爹去世10多年,我空创财富人孤单。

  捎信叫大牛来护塘,为何至今人不见?

  莫非他不解其中意?莫非他至今存旧怨?

  望穿池水把他盼——

  (发现树后有人影)谁?

  大牛    我!

  菊花    你是谁?

  大牛    (唱)我是大牛站面前!

  菊花    (高兴)大牛,你可来啦!大牛!

  大牛    (冷冷地)别大牛大牛啦,你现在是谁呀?

  菊花    我是菊花呀,老了,认不出来啦?

  大牛    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菊花啦?你现在是梨花她妈!

  菊花    嘘……小声点。(示意屋里有人)

  大牛    知道,你自己出来啦,屋里还有一个。

  菊花    (偷偷向屋内观看,传来录音机放出的歌声)噢,梨花在听录音机,正好!

  大牛    梨花她妈,你看,我大老远的来啦,不请我进屋里坐坐?

  菊花    这屋里嘛……不太方便。

  大牛    这外边么,让屋子里的人看见更不方便!

  菊花    (拉大牛一把)大牛,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大牛    知道,你现在有钱啦,日子过富裕啦,雇我来给你们看这养鳖湾!

  菊花    雇?你这头笨牛,怎么就不懂我的心事呢?

  大牛    心事?啥心事?

  菊花    请你来商议商议,俺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大牛    你俩的日子,爱怎么过就怎么过,我走啦!(欲走)

  菊花    大牛哥,要是我雇你留下来呢?

  大牛    雇?我大牛这二年可不是那二年啦,大棚养殖我成功啦,发财啦!你雇不起!

  菊花    雇得起!雇得起!

  (唱)只要你答应把塘看,有啥条件你尽管谈。

  我亲手为你做饭菜,亲手为你洗衣衫。

  工钱任你随便要,你要座银山我给金山,你要钞票我给美元。

  给我护塘护一天,一天工钱……

  大牛    (唱)一天工钱一千元,只能上白班。

  菊花    (唱)给我护塘一个月,

  大牛    (唱)一月工钱整三万,不算星期天。

  菊花    (唱)给我护塘护一年,

  大牛    (唱)池塘归我管,你俩靠边站。

  菊花    正好!(唱)倘若是留下一辈子——

  大牛    啥?还一辈子?

  菊花    对,一辈子!

  大牛    你就是,(唱)给我塘,给我田,给我鳖,给我蛋,

  把你的家产全给完——

  菊花    怎么样?

  大牛    (唱)我不干!(白)过你的日子去吧!(欲走)

  菊花    站住!大牛呀大牛,20多年过去了,你还那么恨我?

  大牛    恨!以前你爹娘嫌我穷,把你嫁给别人我不恨你,可如今你已经改了嫁,成了家,凭你有几个臭钱,雇我护塘,这是把我当狗待,当猴耍!

  菊花    (惊)啥?我还改了嫁成了家?

  大牛    对!你那男人就在屋子里。

  菊花    屋子里还有男人?我去看看。(欲进屋)

  小牛    (从内走出)花,我去看看有没有偷鳖的!

  大牛    (对菊花)听听,叫你花哪!快走吧?

  梨花    (从内追出)等等,我也去!(小牛、梨花一块走下)

  大牛    哎?怎么又出来一个菊花?

  菊花    那是俺闺女,梨花。

  大牛    那男的是?

  菊花    梨花的同学,小牛。

  大牛    (惊)我儿子?这小兔羔子,不在家看大棚,跑这来添什么乱!(讨好)……

  你看这事闹得……

  菊花    (故作冷漠地)小牛他爹,你不是要走嘛,走哇!

  大牛    嘿嘿……这回不走啦。

  菊花    不走啦?你不怕我把你当狗待、当猴耍?

  大牛    不怕,当啥你随便。

  菊花    没脸没皮,还赖这干啥?

  大牛    你不是雇我看鳖湾吗?

  菊花    你大牛这二年不是那二年啦,发财啦,我雇不起。

  大牛    雇得起,雇得起!

  (唱)只要你留我看鳖湾,说什么雇来提的什么钱。

  大牛我只有牛体性,任你打来任你牵。

  你让我往东去打狗,我不往西把鸡撵。

  菊花    (唱)给我护塘护一天……

  大牛    (唱)一天工钱整一万,论天不合算。

  菊花    (唱)给我护塘一个月,

  大牛    (唱)一月工钱一千元,长工价就贱。

  菊花    (唱)给我护塘护一年……

  大牛    (唱)管吃管穿我白干,饭食不挑拣。

  菊花    (唱)给我护塘一辈子……

  大牛    一辈子?

  菊花    一辈子!

  大牛    (唱)我为你,来护塘,来种田,来养鳖,来孵蛋,

  白干白吃、白吃白干,我还倒找钱。

  菊花    说定了?

  大牛    说定了。

  菊花    好,进屋坐坐!(二人进屋)

  大牛    哟嗬!这小鳖屋……

  菊花    你说啥?

  大牛    这看鳖的小屋,收拾得还真不赖呢。

  菊花    你那屋呀,不用看准是牛栏样!

  [小牛、梨花幕内:哈哈……

  大牛

  孩子们回来了。

  菊花    赶快撤!

  大牛    撤!(顺手拉灯开关,熄灯)

  [菊花、大牛向门方向摸去。梨花、小牛上。

  梨花    屋里有人!

  小牛    是偷鳖的。(迅速摸起木棍,高喊)谁?!

  [大牛、菊花闻声缩回摸至窗下,小牛、梨花冲到门口。

  小牛    快出来吧,我都看见了!缴枪不杀!

  [大牛、菊花偷爬过窗。

  菊花    (小声地)哎,小心点!

  小牛    还挺顽固,冲!(梨花、小牛进屋,梨花急开灯)

  梨花小牛    (同时惊,指窗)啊!跑啦!追!

  [菊花、大牛躲到树后。小牛、梨花追出门外,四处搜寻。

  [菊花朝上场门方向投一石头,小牛、梨花闻声跑下。

  [大牛、菊花悄悄进屋,大牛关灯急藏于桌下。

  菊花    哎,你在哪?

  大牛    我在这。

  [黑暗中,大牛、菊花伸手摸索寻找对方。二人双手相碰,触发起沉积几十年的感情。

  [童声:你拍一,我拍一,咱俩一块做游戏……

  大牛    你拍二,我拍二,早晨起来梳小辫……

  菊花    ……哎!老啦!

  大牛    不老,不老。你没看科技报上说:70岁才算老年哪!往后咱尽吃鳖肉、喝鳖汤,说不定还能返老还童呢!

  菊花    看把你美的。

  大牛    当初要不是你娘嫌俺穷,咱俩不早就……

  菊花    还说那些干啥。

  大牛    可生产队的工分不值钱。

  菊花    现在好了,有了钱,那你……就没想过我?

  大牛    想,想!说实话,我做梦都娶过你好几回了。

  [菊花禁不住多年的情感亲了大牛一口。

  大牛    哎呀,你急什么,往后有的是时间。

  菊花    馋犟。不急你跑来干什么?哎,大牛哥,有件事跟你商量商量。

  大牛    什么事?

  菊花    咱们搞个联合体怎么样?

  大牛    尽名堂,联合体,你就说咱俩联合不就得啦。

  菊花    鼠目寸光,我是说咱多联合几家养殖户,扩大生产规模。

  大牛    好!好!你当总经理,我当你的小秘。

  [小牛、梨花返回。

  小牛    唉,怪了,比兔子跑得还快。

  梨花    快进屋看看,少什么没有。

  大牛    (听到外面声音,慌忙起身,碰上桌子)哎哟!

  [小牛、梨花同时大惊。

  小牛    嗬!胆大喽,又潜伏回来了。(对梨花耳语)

  菊花    孩子们回来啦,我看咱俩的事就跟孩子们说了吧。

  大牛    黑灯瞎火的,咱两个老货呆在一起,多难为情啊!

  梨花    (壮壮胆冲上门口)不许动!

  [大牛从窗口跳出,被小牛用衣服蒙住。梨花用木棍顶住菊花。

  梨花    不许动!

  小牛    梨花,我逮住了!

  梨花    屋里还有一个呢!

  小牛    什么?还有一个?

  菊花大牛    (挣扎)是我。

  梨花小牛    抓的就是你!

  大牛    爹!

  我是你

  菊花    妈!

  梨花    啊!

  小牛    我是你爷爷!

  大牛    我打你这个兔崽子!

  小牛    哟嗬,还不老实。(用脚踢大牛)我叫你不老实,进屋我在收拾你。(进屋)

  [菊花拉梨花至身边耳语。

  梨花    哎呀,错啦!快放下。

  菊花    他是你爹!

  小牛    啊?

  大牛    你这个兔崽子,(把衣服扔向小牛,指菊花)叫妈!

  小牛    (不解地)叫妈?

  大牛    叫你叫,你就叫!

  小牛    妈。

  菊花    哎!

  大牛    再叫一声。

  小牛    我叫了呀!

  大牛    (指梨花)刚才叫得是丈母娘,再为我叫一声。

  小牛    (大悟)妈!

  菊花    哎。(推梨花)

  梨花    爹!

  大牛    哎!

  小牛    哎!今晚上不用看鳖池啦,跟我看大棚去。(拉梨花跑出门外至窗前)

  [里外两对恋人亮相。

版权所有:广饶县吕剧艺术中心   备案号:鲁ICP备00000000号 网站地图
  电话:0546-6443858   地址:广饶县花苑路128号   邮箱:grljt@126.com
 技术支持:天宇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