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剧剧本
最新推荐
天津大学青年教师刘坤:难以割舍
越剧唱词《白蛇传》(二)借伞
《刘海砍樵》唱词
现代吕剧《大河开凌》剧情简介
吕剧王定宝借当全场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吕剧剧本
《春花泪》
东营市吕剧团   2020-03-09 13:55:48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人物

  柏春花——小学教师二十九岁

  辛铁石——大学生二十九岁

  铁石娘——农村妇女五十二岁

  小娟——春花之妹十二岁

  福生——铁石的战友二十八岁

  福生母——农村妇女五十岁

  贞洁——大学生二十五岁

  时间

  一九七六年春至一九七九年冬

  地点

  黄海之滨某山村

  第一场

  [一九七六年春

  [黄海之滨某山村。远景,碧海苍茫,烟波浩淼,白帆点点;岸边重山叠嶂,彩云缭绕,松柏挺立。近处,辛铁石家,院内石径直入正堂,两侧花卉丛生,烂似锦屏,其间一簇迎春花尤为拔萃,惹人注目。正中绛瓦青房,高爽宽敞,桌椅齐备,窗槅明亮。

  [幕后伴唱:

  杨吐轻絮柳拂风,

  花馥鸟鸣地复青,

  乳燕双双庭前舞,

  蝶飞蜂逐春浪中。

  [欢快悠扬的音乐旋律中,帷幕缓缓拉开,晨曦辉映的辛家,春花手持一瓢鸡蛋放到桌上。

  [春花——时年二十五岁,面颊恬静而文雅。此刻,正用那深情的目光,眺望远方。

  [少顷。日光熹微。高音喇叭传来鸣钟声。春花如梦方醒,惊看手表。

  柏春花哦,七点了。

  (唱)月动星移光阴快,

  铁石入征已三载。

  三长载,天南海北不曾见,

  三长载,喜乐悲哀萦心怀,

  三长载,朝也思来暮也念,

  终于使,电波传讯报喜来。

  [展示辛铁石近日拍来的电报记录稿。

  昨日铁石拍来电报,说部队首长批准探亲,今早可到家,约我来等他。咋至今……几年不见,还真想得慌呢!(羞涩地一低首)

  (唱)望远方绿水青山花作美,

  春花我情思缕缕任扬飞。

  倚着门槛细眺望,

  知心的人儿哟,咋还没回?

  [复视电稿。小娟持哨子悄悄至柏春花背后。

  小娟姐姐,你站在这儿干啥呀?(柏春花没听见,依然注视远方。小娟用力吹哨,柏春花一惊)姐姐,响不响?

  柏春花(没好气地)响!

  小娟想。(一拍胸口)我猜你在想哪!

  柏春花你猜,你能猜个啥呀?

  小娟你呀,(调皮地)八成在想我姐夫吧。

  柏春花去你的。

  小娟(喃喃地)姐夫,你怎么还不来呀。

  [柏春花作佯打状。学校预备铃响。

  小娟姐,上课的预备铃响了,快走吧。

  柏春花(对内)妈,等放学后再来。(下)

  [铁石娘内应:“不送了”。

  [时值正午。辛铁石风尘仆仆上。他——约二十五岁,一付军人装束,携带随身旅行包。

  辛铁石(唱)别营房归心似箭返故乡,

  不由人热血沸腾心潮荡。

  看不尽梯田追逐入云端,

  望不断丛山峻岭披绿装。

  春浪里粉蝶漫舞蜜蜂飞,

  柳泛青嫩禾吐翠百花放。

  催人紧百鸟啼破晨中雾,

  风送爽步履如梭回村庄。

  举目眺春花可在我家等?

  思恋人春花欲动胸房痒。

  恨不能插翅飞向家园去,

  与情侣倾吐心事诉衷肠。

  春花来信告知,去年春天,在村西南角帮我家盖了一幢新房,准备结婚用的,这大概就是了,我得前去望望。

  [辛铁石近前敲门。

  铁石娘谁呀?

  辛铁石铁石。

  铁石娘铁石?(惊喜地开门,用目光上下打量辛铁石,热泪盈眶)石儿,你可回来了。

  辛铁石嗯,回来了。妈,你身体可好?

  铁石娘(欣然地)还好,还好哪!

  辛铁石娘,这几年,你一人在家,又吃累了。

  铁石娘(爽朗地)累啥!现时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上级总是把咱放在心坎上,不论是吃呀,穿的,都关怀得很周到。(诙谐地)看,我这身子骨朵硬朗,真是人老骨头硬,越过越爱动哪!当然喽,多亏你给我相了个好媳妇——

  辛铁石(脱口而出)春华!

  铁石娘是啊,石儿。你爹不在了,咱家务事大都是春花干的。

  (唱)提春花往事历历记忆新,

  三年来帮里忙外费劳神。

  育新苗呕心沥血不辞苦,

  为祖国精心教学成先进。

  侍你娘体贴入微胜亲母,

  眼见她面容憔悴真疼人。

  [校内传来铃声,辛铁石若有所悟。

  辛铁石哎,娘,春花她——(柏春花兴致勃勃上。娘瞧见,笑逐颜开)

  铁石娘看,来了。(笑眯眯地)都——来——了。走,到屋

  里谈。

  [娘仨于嬉笑中进屋,互相让坐。

  铁石娘(端起春花送来的鸡蛋,对辛铁石)这不,春花得知你今日回家,早晨专门送来了鸡蛋。(辛铁石深情的目光投向柏春花)好,你们坐,我烧水去。

  柏春花(连起身)我去。

  铁石娘不用了,你们谈吧。(下)

  [静场片刻。

  柏春花(羞赧地)谈,谈什么呢?

  辛铁石(将凳子移近柏春花)随便扯扯吗?

  柏春花好,三年了——(若有所思)

  (唱)我问你,学雷锋,争先进,

  光荣榜上可有你?

  [辛铁石缓缓立起,所答非所问。

  辛铁石(唱)我问你,踏高山,涉流水,

  何人为我洗尘衣?

  [柏春花仍旧询问辛铁石在部队的情况。

  柏春花(唱)我问你,为四化,苦练兵,

  手脚可曾脱过皮?

  辛铁石(仿佛没有听见柏春花的问话。

  (唱)我问你,越残秋,渡寒冬,

  有谁替我送春意?

  柏春花(唱)我问你——(辛铁石举手遏止)

  辛铁石(肯定地)春花,一见面为啥光谈这些?三年了,难道你不想我吗?

  柏春花(神经质地一惊。凝眄着室外双双追逐嬉玩的乳燕。喃喃地)不想,我怎么能不想呢!?三年来,每当我看到报春的鸿雁,我在想,你是否在边防立功受奖;每当月明夜静,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里,我总是梦见和你幸福相会;多少次啊多少次,我从梦中见你佩花返村里。

  辛铁石我也想你呀。看了电影《天仙配》,别的都没记住,就记住一句话,(学董永)“哎呀,娘子,你可想死小生了”。

  [在美妙而婉转的音乐声中,一对恋人翩翩起舞,沉浸在脉脉的温情之中。

  [伴唱:蝶恋花,花恋蝶,

  蝶钻花蕊多快活;

  意绵绵,情切切,

  月圆花好姻缘结。

  [铁石娘端两碗鸡蛋热水上。乐嘎然而止。娘见状,速退入幕后,咳嗽。柏春花闻声,急将辛铁石推开。娘笑吟吟上。

  铁石娘(将碗递与柏春花和辛铁石)来,春花,往日都是你服侍我,今儿也该换换,我来招待你。快喝吧!

  柏春花

  (同时地)咱们一起喝。

  辛铁石

  铁石娘不啦,我做饭去。(下)

  辛铁石来,喝吧。

  柏春花(虔诚地)喝。

  辛铁石(关切地)这些年,我给你的心都收到了吧?

  柏春花(嫣然一笑)收到了。一共五十多封,还有二十多张照片哪。

  辛铁石信的内容你还记得吗?

  柏春花记啥?翻来覆去就是那些话,什么开头是“亲爱的花”,结尾又是“你的亲爱者”,中间又是哪一串串烫人的情言,我都不好意思说。主要是,“不管能否提干,咱俩的婚事,海枯石烂意不变!”对吗?

  辛铁石(无比激动地)对对对!咱俩的爱情象铁石一样牢不可破!这,确是我的肺腑之言哪!

  柏春花(甜蜜地)但愿如此。

  辛铁石(用筷子夹起一个鸡蛋)春花,这鸡蛋是买来的?

  柏春花自家的鸡下的。

  辛铁石(惋惜地)你还喂鸡?那要增加多少麻烦!

  柏春花不喂哪来。(玩笑地)还能去偷人家的。买,每月就是那些工资。

  辛铁石对,就缺钱。钱,钱哪——

  (旁唱)穷居闹市无人问,

  富在深山有远亲,

  不信且看筵中酒,

  杯杯先敬有钱人。

  常言说得好,“有钱买的鬼推磨”,“要想有钱,须得做官。”这乃是做人之道。我得趁热打铁,与春花谈上一谈。(对柏春花)等我要是一提干,每月工资至少是五十二元,就不愁没钱花了。

  柏春花那就看你的努力喽。

  辛铁石(唱)叫春花,听端详,

  我努力也得你帮忙。

  柏春花(唱)你在部队我教学,

  这个忙来怎能帮?

  辛铁石(滔滔不绝地)你的姑父,不就是我们团的团长吗?老人古语,“但得一步地,怎能不为人。”我多次写信给你,请你写个字条讲讲咱俩的关系。可你呢,就是不!

  柏春花看你,都想到哪里去了。

  辛铁石怎么?不对吗?文化大革命当中,有多少是靠这样上去的呀。就说我的战友张令龙吧,就是靠他的师长二叔,坐直升飞机当上营长的。还有……

  柏春花(厌烦地)崩谈那些了,亏你还是个党员呢,净想些歪斜道!

  辛铁石(愤愤地旁白)党员?党员也是靠我自个儿手腕要上去的——

  (旁白)想当年,

  若不为靠她姑夫,

  何必与她结姻缘。

  (对柏春花)春花,你就为我讲讲情嘛!

  柏春花为你?

  辛铁石不不不,为了咱俩的共同幸福。

  柏春花这……(摇头)不行!

  辛铁石(嗔怒地)不行。

  (旁数)现时节,

  老兵复员将开始。

  她若不肯将情讲,

  这番定然得摊着。

  常言说,

  (唱)过时凤凰不如鸡,

  春花是否再恋我。

  倒不如,

  生米做成熟米饭,

  看她到时还能冷眼将我撇!

  [院中传来一阵阵“喳喳”的喜鹊声。辛铁石循着声音望去,但见姹紫嫣红的花枝中,蝶逐鹊嬉。

  辛铁石(示意地,同步向院中)看,这五颜六色的花儿,多美。

  柏春花我记得你自幼爱花,就趁建房时,栽植了这许多。

  辛铁石(情不自禁地)太美了。(指着最高的一株)瞧,这嫩黄嫩黄的,多鲜艳。是迎春花吧?(言毕,下意识地望春花)

  柏春花是。这是春天开的较早的一种花。

  [辛一把携住花手,陷入遐想中。

  辛铁石咱俩的爱情,多象这蝶恋花一样美好。花,今夜就在这里……

  柏春花(惊讶地甩开)这……怎么能行呢!咱们还没办结婚手续呢。

  辛铁石管它是手还是续的。……哎,你是不是看我义务兵快要当完了,回家务农,又另有打算啦!

  柏春花(惊讶地)你,你怎么能这样想呢?

  辛铁石(嬉皮笑脸地)当然不会的。那么,在这里——(猛地接吻,花闪)又有什么呢?

  [辛推花。花无奈,灭光。

  [幕落。

  第二场

  [距头场两月。

  [村前。蜿蜒曲折的山溪,掩映在树木葱茏的绿荫中溪水潺潺,山风飒飒,野花馥郁,风光绮丽。火红的晚霞,透过薄云,洒下万束金辉。

  [伴唱辰光荏苒似流水,

  阳春散尽仲夏归,

  匆匆逝去两月景,

  恋人双双重相会。

  [幕启:辛军衣更换,着一普通服装,恹恹地缓步,在树前徘徊。

  辛铁石[情怀冗冗,心绪悠悠。

  (唱)转眼间绿肥红瘦春意淡,

  义务尽离却营房返家园。

  实指望飞黄腾达高官做,

  谁知晓一枕黄粱成影幻。

  今日始无可奈何重务农,

  地位换一落千丈声誉变。

  现如今春花已居我之上,

  只恐怕配偶意更把脸翻。

  惶惶然满腹闲愁怎禁受,

  团团转思绪烦乱好凄惨。

  怎禁受,好凄惨,

  但等那,相会时,权借巧策作商谈!

  [辛呆滞地往返踱步,小娟背书包从身前走过。辛望见。

  辛铁石(紧追几步)小娟,小——娟!

  小娟(一惊。转喜)哦,姐夫!(连蹦带跳地返回身,拽着辛胳膊,摇晃)姐夫,你是啥时来的?

  辛铁石(强作笑容)今天中午。你放学了?

  小娟放学了。你刚刚去部队两个月,咋又回来了?(天真活泼地)八成又想我姐姐了吧?

  辛铁石(苦笑着)哈哈!哎,你姐姐呢?

  小娟姐姐等会再来。你有啥事,我回学校喊她去。

  [娟往回跑,正巧与花撞个满怀。

  柏春花(嗔怒地)看你这个丫头冒冒失失的。

  小娟(用手指辛)你看那是谁?

  柏春花谁?

  小娟(调皮地)我—姐—夫!

  柏春花(惊愕地)什么?他回来了?怎么这么快?

  [娟将花推到辛身边。

  柏春花(羞怯地)你复员了?

  辛铁石(愤愤地)复员了。

  小娟(用手一拽辛臂)姐夫,这次回来的干啥拉?

  辛铁石(似笑非笑)干啥,修地球呗。(言毕,目光覷花)

  小娟(拍手,跳跃)好好!姐夫的口气真大呢。

  柏春花(用眼一白娟)看你——

  小娟(诙谐地眨眨眼)好,你们慢慢走。(做鬼脸)我先去家收拾一下。(欢蹦着下)

  [花欲走,流水声传来,辛止步,注视着前边之山溪,凝思。

  柏春花(不解地)咋又不走啦?

  辛铁石看(指前方绿树掩映的溪旁草坪)多好,就在这里坐会吧。(携花手下)

  柏春花(边走边谈,看辛服装,若有所悟)哎,你看你,刚复员就换成这个模样。为啥?

  辛铁石(深情脉脉地)为啥?你忘了——

  (唱)这服装乃是定婚礼,

  穿在身上甜心底。

  念你为缝这双鞋,

  情思凝进针尖里;

  想你制作此聘衣,

  千丝万缕成连理。

  春花呀,知心的,

  视它倍加结情谊。

  柏春花(一拍辛肩)看你说的。哎?你这次回来——

  辛铁石(惋惜地)唉!

  (唱)望长空雄鹰展翅任翱翔,

  脑海间理想的波浪在荡漾。

  本指望一蹴而就成大业,

  谁知道无限希望付水淌……

  柏春花(抱怨地遏止)你回乡务农,把我们的家乡建设得更加美好,不也是大业吗?

  辛铁石这?……话虽这么说,但我总觉得,自己是老牛掉进枯井里,有力无处使啊!

  柏春花那你想怎么着?

  辛铁石我,我想……

  (唱)大学高考已开始,

  前往报名去应试。

  柏春花(不加思索地)高考,好!(转而摇摇头,忧虑地)高考,怕不行了。

  辛铁石(诧异地)啊!为什么?

  (花羞愧地低首,嗫嚅地。

  辛铁石(急切地)你,你说啊!

  柏春花我……怎么说啊。我……

  辛铁石(越发着急)我什么?

  柏春花我,我……(捧腹呕吐)

  辛铁石(睁大眼睛)你,你——

  柏春花(耳语)……都怨你。

  辛铁石(心中暗喜,

  (唱)春华怀孕我惬意,

  再不愁她翻脸皮。

  万一大学考不中,

  咱俩必能成夫妻。

  (旁)常言说: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不管怎么说,得先叫她采取措施,免得日后外人笑话。当然喽,还为的是我飞黄腾达哪!我得先哄哄她。(故意对花)这下子完了,全完了。

  [静场少许。

  辛铁石(叹息地)唉,什么理想,什么前途,全完了!真是一步错了满盘输啊!(顿足)

  柏春花不,你对生活应该有信心。

  辛铁石你知道,一旦你……,我的大学就考不成了,这多可惜呀!

  (唱)崇高理想成泡影,

  无限幸福化为空。

  柏春花铁石,我们现在这样,不照常为祖国贡献力量,实现我们的崇高理想吗?

  辛铁石(自言自语地)现在——理想;理想——现在。(爆发地)像我这样一个有作为的人,能默默无闻地埋在这穷乡僻壤吗?不能!决不能!

  柏春花依你呢?

  辛铁石为了我的大学,为了避免造成影响,你,你就采取措施——(耳语)

  柏春花啊?!(一阵痉挛,半响不语)

  辛铁石(恳求地)你答应吧,反正咱们迟早是夫妻!我还不是替你着想?

  [花紧咬嘴唇,无语。

  辛铁石(一腿半蹲,一腿跪地,哀求)为了我们的共同幸福,我求求你!

  [花潸然泪下,痛苦地点点头,跑下。

  辛铁石(得意忘形地)哈哈哈哈!

  [幕急落。

  第三场

  [三年之后。残秋。

  [辛铁石家。

  [幕启:铁石娘满面春风地拾掇喜房。

  铁石娘(唱)三载一晃瞬息过,

  铁石大学快毕业,

  近日专门寄来信,

  要咱筹备办喜事。

  莫非是,就业之时把婚结,

  老婆儿我,里里外外忙不迭。

  哈哈,办喜事,就是累死也高兴哪!哎,春花到县里参加教育先进代表会,说是今日可到家,咋至今没瞅着个人影儿。真急死人哪!不行,我得再到学校去,看她来了没有。我想,她要是知道铁石要我办喜事的信悉,那高兴劲就甭提喽。走,看看去。

  [娘闭门,返身欲走,正巧与福生娘撞个满怀。

  铁石娘哎哟,谁呀?

  福生娘我哪。哎,老嫂子,辛铁石的家是这儿吗?

  铁石娘是啊,我就是铁石的娘哪!来,屋里坐,屋里坐。

  [铁石娘引福生娘进屋。

  铁石娘哎,你是哪个村的,我咋不认识?

  福生娘不瞒你说,俺是山西五家村的。常言说:隔山不答话。好几年不过来一趟,你怎么认识哪!

  铁石娘你这次来——

  福生娘相媳妇!

  铁石娘哎哟,我正要去找媳妇,你来相媳妇。咱俩人哪,真是巧他妈打巧,巧极喽。哎,你到我家来——

  福生娘是福生儿找了学生把我送来的。他说啦,过去在部队的时候,他和铁石是很要好的战友哪!这次来,一是联系自己的工作,第二呢,去会会那没见面的媳妇。他到学校去了,等会来找我。

  铁石娘噢,那敢情好!哎,福生他娘,你拿二媳妇是谁给介绍的?

  福生娘哟,你还不知道——

  (唱)要问媒人是哪位,

  就是你家铁石侄。

  铁石娘铁石?

  (唱)我儿一年没回家,

  这会媒呀咋说法?

  我不信,说媒,说媒,就是用嘴说,他千里万里在外

  地,还能用信说?

  福生娘对对对,你算猜准了。

  (唱)人家肚里墨水多,

  写信也能把媒说。

  铁石娘写信说的媒?哎,你说给我听听,你的儿媳妇是哪一个?

  福生娘福生把铁石寄来的信念给我听了,还把媳妇的照片也给我看了,我真欢喜得没法说呀!

  (唱)姑娘住在村东角,

  就在你村任教师。

  今年已满二十九,

  模样长得象花朵。

  工作积极人人夸,

  聪明贤慧数的着。

  老嫂子,你猜猜,

  究竟她是哪一个。

  铁石娘家住村东头,任教师,咱村没结婚的教师就是那么几个,她究竟是谁呢?

  [铁石娘陷入深思。

  福生娘哎,老嫂子,光顾拉俺的,差点误了你的大事呢。刚才你不是说找儿媳妇吗?她叫啥,干啥,住在哪呀?

  铁石娘福生娘,要说俺那儿媳妇,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挑哟——

  (唱)朝夕同我共相伴,

  低头不见抬头见。

  福生娘(旁)听福生说,铁石还没结婚,哪有没过门的儿媳妇,整天围着婆婆的屁股转的?哎,老嫂子——

  (唱)请你明着对我说,

  何必拐弯又抹角。

  铁石娘好,你听着——

  (唱)姑娘住在村东头,

  就在咱村任教师。

  今年已满二十九,

  模样长得象花朵。

  工作积极人人夸,

  聪明贤慧数的着。

  福生娘,你听着。

  我是春花她婆婆。

  福生娘(一惊)啊!春花?老嫂子——

  (唱)你不要和我开玩笑,

  我是春花她婆婆。

  铁石娘什么?是你和我开玩笑,还是我和你开玩笑?你,你,你这个人是不是少心眼哪!生来乍到,就和我争儿媳妇。告诉你吧——

  (唱)春花定亲已多年,

  她的婆婆就是我。

  福生娘(旁)春花定亲已多年?难道铁石能忍心把自己的媳妇让给福生,不会的。不行,我得拉她去找福生。(对铁石娘)走,找我儿问问去。

  铁石娘走就走。走你也捞不着,不走你也捞不着,不信就试试看!

  [二人急下。福生上。

  福生(唱)前日石哥传讯来,

  约我与花谈恋爱。

  自愿为咱牵红绳,

  从此配偶并连开。

  前些日子,铁石哥寄来一封信,要给我穿针引线,把本村的小学教师柏春花介绍给我。起初,我觉得不太好意思,可总奈铁石哥三番二次来信催我,说与春花谈妥了。想起当初在连队里,我作为他的入党介绍人,两人好的象一个人一样,怎能辜负了他的一片好心呢。也好,趁这次来联系工作,先与春花谈谈再说。可巧得很,她去县里开先代会,还没回来呢。据说今天能回家,我不如在此等候一会。

  [福生坐在路旁,看照片。春花背提包,从身边过。福生望见,复视照片,急忙起身,紧追几步。

  福生哎,同志——

  [春花回头。

  柏春花同志,你有啥事?

  福生你是叫柏春花吧?

  柏春花(微笑)是啊,同志,你认识我?

  福生不认识,是我战友给介绍的。

  柏春花战友?谁呀?

  福生辛铁石。

  柏春花铁石。同志,你要到铁石家去吗?走我带你去。

  福生春花,别忙去。咱们先简单地扯扯嘛。

  柏春花也好,有啥话,你就说吧。

  福生还是你先说吧。

  柏春花哦,我说?我说啥?

  福生那……不然,我先说。春花,你知道,从今往后,咱们……咱们是被窝里打拳,没有外人啦。

  柏春花(惊愕)什么,你说的啥呀?神经病!

  福生看你说的,谁谈恋爱不象得了神经病一样,白天找这屋旮旯,晚上找黑胡同,哈哈,这谈恋爱还真有意思哪!

  柏春花你,你,你和谁谈恋爱?

  福生谁?(发现春花气色不对)铁石哥没和你谈妥啊!(掏信)看看这信。

  柏春花(略视,大惊失色,哽咽地)铁石……他,他,他,这的确是他的笔迹呀!

  (唱)秋意逐来心底寒,

  世间好事多磨难。

  谁知亲事已定妥,

  猛然一场风波卷。

  铁石信中胡扯道,

  此事怎能开玩笑,

  恼煞春花实难言。

  (旁)刚才从县里开会回来,突然发现铁石前日的来信,说他的战友福生最近转业回家,将要分配到咱村教学,为了以后生活方便,要我与他成婚。开始,我以为是开玩笑,可这一看福生的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福生嗨!你看看,我这明白人咋办了这糊涂事呀!春花对不起。这是铁石寄给我的照片,还给你。我走啦。(旁)铁石,你怎忍心对好办出这等事来?看来,人太老实了还真容易上当受骗呢。

  [福生欲下。福生母与铁石娘吵嚷上。福生母:“不怪我,怪你儿子!”

  铁石娘媳妇,你来啦——

  福生母福生,那信呢——

  [柏春花将两封信递与铁石娘

  柏春花(凝噎地)妈,铁石的信。

  福生(拉母)娘,我们走吧。(福生母不允,用哑语劝解)

  铁石娘福生,你念念——

  柏春花(痛恻地)甭念了。铁石娘把我……

  铁石娘(焦急地)怎么了?

  柏春花介绍给——(用手一指福生)他了。

  铁石娘啊!(猛然一愣)这是真的?我不是在做梦吧?(摇摇头,失魄似地)这不行,不行啊!

  铁石娘(合唱)本想婚事终生定,

  福生娘原来却是一场空。

  [伴唱:好一个心狠手辣的辛铁石,

  竟演出这移花接木的双簧戏!

  福生母(一把拽住福生)走!(两人愤愤下)

  [静场片刻。铁石娘神智略清醒。

  铁石娘(疑虑地)媳妇,你没打听打听,这是真的吗?

  柏春花(凄恻地)我也在想,这是不是有人拿我们开心哪!(旁)但愿铁石是和我们开玩笑。(对铁石娘)妈,让我写封信去。

  铁石娘算了,几年不见,想不到这个东西会变成这个样子,明儿就和我一起去看看吧。

  柏春花好,我到学校请个假。(喃喃地)我想他的心是不会变的,不会。

  [幕落。

  第四场

  [紧接前场。清晨。

  [某大专院校一角。假山后。

  [幕启:辛铁石左顾右盼,笑逐颜开。

  辛铁石(唱)人逢喜事精神爽,

  越思越想越欢畅,

  眼看毕业即分配,

  又恋个贞洁好姑娘。

  [跷脚远望,渴望地。看手表。

  约定时间已到,贞洁咋还没来?

  (数)这姑娘,

  学习第一要倒数,

  容貌生的一般样。

  怎奈我,

  才华相貌咱不求,

  只选大树好乘凉。

  贞洁她,

  母在财办任顾问,

  父是省委秘书长。

  须暗想,

  家若有人做高官,

  鸡犬也能升天上。

  须等那,

  佳期到来良缘缔,

  荣华富贵任我偿。

  哈哈,我一旦与贞洁结婚,有二位老岳这棵“摇钱树”,何愁不得官坐,何愁无有钱花哪!

  [辛铁石乐不胜收,甜蜜地憧憬着未来。贞洁从幕后唱着旖旎的乐曲上。

  贞洁(唱)幸福的花儿心中开放,

  爱情的歌儿随风飘荡,

  我们的心儿飞向远方,

  憧憬那美好的革命理想——

  [辛铁石笑眯眯地说:“她来了!”

  贞洁

  辛铁石(合唱)亲爱的人啊携手前进……

  辛铁石(迎向前去)贞洁!(乐止)您唱得还怪好听唻。但愿咱们的爱情旋律,也象这蜿蜒悠扬的歌儿一样悦耳动听。

  贞洁看你!(羞赧而温柔地)我将身体都交给你了,还但愿呢。

  辛铁石嘿嘿。贞洁,我想趁咱分配工作的时候举行结婚仪式,你看合适吗?

  贞洁我也热切地盼望着这幸福的时刻早日到来哪!

  辛铁石不过,为了咱俩的幸福,你要迅速完成这样一件事。

  贞洁啥?

  辛铁石就是咱俩的工作,要分配在你父亲身边。

  贞洁(彷徨不定)这……恐怕不行。

  辛铁石这还犹豫啥?你忘啦——

  (唱)上届学生张思聪,

  依靠岳父将官升,

  团省委里任部长,

  万古千秋留美名。

  贞洁嗨!看你都想些啥呀——

  (唱)铁石你乃是新中国青年,

  里应当怀大志为党贡献,

  岂能够一心想升官发财,

  这思想一定要彻底除铲。

  辛铁石这些大道理谁不懂。别忘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贞洁这……。

  辛铁石何必吞吞吐吐的,一定办成,啊!

  贞洁(转而一想)哎,铁石,据我听说,许多农村来的大学生,过去在家都谈过恋爱,你难道就没……

  辛铁石我!(不由自主地)春花——

  贞洁(一怔)什么?!春花?(愤怒地)你,你,你有了,有了对象了?!

  辛铁石(自觉失口,极力掩饰)没有,没有哪!

  贞洁(字字千钧)没有,春花是谁?是谁?!

  辛铁石(苦苦哀求)你,你,你听我说啊。

  贞洁你,你骗了我,你说!不然,我要……

  [辛铁石“扑通”跪倒,紧紧抱住贞洁双腿。此刻。他猛然发现假山上萧条的迎春花,如获至宝,急折断一枝。

  辛铁石我,我是说,(举花枝)这,这迎春花早已枯萎了,多可惜呀!

  贞洁这,这是真的吗?

  辛铁石(频频点头)真的,真的,完全真的。若有半句假话,叫我天打五雷轰!

  贞洁用不着山盟海誓的,只要没有就行。今天就谈到这儿吧,有事我来找你。啊!(下)

  [辛铁石长吁一口气,用手揩汗。

  辛铁石好险哪!(将手中迎春花枝恶狠狠地掷在地上,以脚踏之)春花,纯化的事儿究竟办得怎么样了?

  (唱)去年暑假乡中转,

  我与福生母亲谈,

  约好为其当红娘,

  最近才把此事办。

  福生娶花我娶洁,

  两全其美暗自欢。

  春花应允便了事,

  否则恶语对她言。

  哎,前些日子给母亲信,要她为我筹备喜事,不知办得怎样了?这春花的事儿至今也没个回音,真急死人哪!假如,我要能在探家的时候,碰上春花与福生已发生关系,那就好了。只要抓住把柄,何愁吹不了她!(恐怖地)啊!她要是不吃这一套,来学校找我,可就麻烦了。(为难地)这,这……

  [幕后音:“铁石,家里来人看你啦!”

  [辛铁石犹如挨当头一棒,欲夺不及,向右侧窥视。

  辛铁石(狠狠地)她,她,她真的来了。

  (唱)本指望顺水推舟绝姻缘,

  想不到黄脸丫头心非凡,

  现如今千里迢迢觅母校,

  弄得我热锅上蚂蚁没处窜。

  [柏春花搀扶铁石娘上。

  铁石娘铁石!

  辛铁石娘,你来了。

  [母子扑在一起。铁石娘若有所悟,推开辛铁石,掏信。

  铁石娘这信是你写的吗?

  辛铁石(张口结舌)这,这……是的。

  铁石娘(恼怒地)你,你,你……(欲跌倒)

  辛铁石(急扶)娘,你,你怎么啦?

  铁石娘(猛然推开辛铁石。厉声喝斥)你干的好事!(昏倒在春花怀中)

  柏春花(泪水横流)你,你,想不到,你竟然能做出这等卑鄙的事情来!你,你还有良心没有?!

  辛铁石(悻悻地)哼哼!良心,春花妹,你知道,我们中间为什么会中断爱情呢?社会差别太大了!

  柏春花差别?这怎么能影响咱们的爱情呢?

  辛铁石当然。假如,我和你成家,一来政治上没有保障,二来呢,经济收入低,导致咱俩都不能过上没好的生活——

  [铁石娘恨然挥臂,欲打铁石,春花劝阻。

  铁石娘胡说八道!现在的日子,过得不是很好吗?

  辛铁石(喋喋不休)其实,何止如此。它将直接影响到咱们的子孙后代,(提高嗓音)后代!于是,(压低)于是我不得狠一狠心,就此中断(对柏春花)你我之间多年来的爱情!

  铁石娘大学生配农村姑娘,咱哪儿不是多着吗?

  辛铁石娘,那是过去的事,是历史。我呢,要注重现实!

  铁石娘(颤抖着)你的同学志成,不就是最近才找了咱村打庄户的姑娘吗?

  辛铁石(乜斜着眼)哈哈,志成,我不佩服。他怎能和我一样呢?他读二年,我呢,四年,一分配工作就到省地机关,大专院校,你们懂吗?

  柏春花难道地位一变,心就得变吗?

  辛铁石讲得好!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你懂吗?看,你的手这样黑,我的手这样白,怎么能攥到一起去呢?

  铁石娘(怒不可遏)住口!

  (唱)听罢了铁石语怒火胸燃,

  真叫我老婆儿羞愧万般,

  欲早晓狗杂种如此狠残,

  倒不如堕胎时抛却黄泉。

  柏春花(唱)可记否门当户对同长大,

  我与你青梅竹马齐笑玩;

  可记否团徽一起胸前佩,

  我与你窗下共读情无限。

  铁石娘(唱)她为你,

  呕心沥血建新宅,

  累煞弱体无怨言;

  做鞋绣针刺破指,

  结婚用品已备全。

  你竟然,

  年长心高望恩义,

  斜鼻歪眼将她眄,

  做出这等卑鄙事,

  害得春花好可怜。

  (白)你,你,你——

  柏春花(唱)手拍胸膛想一想,

  仔仔细细对我言!

  铁石,你说,你说啊!

  辛铁石(无动于衷)说,说什么呢。这样吧,春花,为了报答多年你对我的爱情,给你二百元钱,拿着与娘回去吧。

  铁石娘(愤怒至极)你,你一个穷上学的,哪来的钱,还不是春花寄给你的吗?

  辛铁石(旁)春花?她寄的钱我早就花光了,这乃是贞洁和福生给我的呢。(递钱给春花)拿着吧。

  [春花将钱掷铁石。

  柏春花(痛斥)谁要你的臭钱!纯洁的爱情,难道用钱能买得到吗?!

  辛铁石(恼羞成怒)我正告你,不要不识抬举!

  柏春花(强压怒火)抬举?!

  铁石娘铁石,今天你不答应和春花结婚,我找你们校领导去。

  辛铁石娘,我明告诉你们,咱俩没领结婚证,法律管不着,领导无法问!

  柏春花什么?没领结婚证?!

  辛铁石柏春花,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柏春花我的身子——

  辛铁石你是和别人胡搞八搞怀孕流产的,还想刁赖吗?我已和校领导反映了你的问题。不甘心吗?我就回村里给你宣扬宣扬。到那时,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啦!(狞笑着下)不信,就试试看!

  铁石娘(痴呆地)这,这,这与陈世美、张忠良又有什么两样?!

  [柏春花声泪俱下,落魄地扑在娘身上。

  [幕徐徐落。

  第五场

  [几天以后。

  [柏春花家中。寒宵,一弯冷月悬于夜空,星稀光淡,朔风凛冽,涛声悲鸣,一派凄凉情景。

  [伴唱:朝朝暮暮泪花流,

  夜近子时未断头,

  此情此景春花怒,

  怒到何时泪方休……

  [柏春花伫立窗前抽泣。小娟走至身边。

  小娟姐姐,这几天你老是在犯愁,为啥呀?

  柏春花(欲言又止,遥遥头)……

  小娟(摇摆春花胳膊)你在想啥,说呀!

  [幕后传来辛铁石生硬:“柏春花,我明告诉你,咱俩没领结婚证,法律管不着,领导没法问!”

  柏春花(喃喃地)法律管不着,领导没法问……

  小娟你咕咕哝哝说些啥呀?

  柏春花我恨,我恨哪!

  小娟你恨,恨谁?

  柏春花辛——铁——石!

  小娟(一惊)我姐夫,他——

  柏春花他,他,他不是你姐夫了。

  小娟(惊讶地)怎么啦,大娘不是说你最近要结婚吗?

  柏春花(凄恻地)他,他变心了!

  小娟不会的,不会的,我姐夫过去对你多好啊。你们是七八年的爱情了,他会变心吗?

  柏春花小娟妹妹,这是真的——

  (唱)实指望蜂蝶恋花结姻缘,

  我与他万里长空比翼飞,

  怎料想错把粪土当壁玉,

  他竟是喜新厌旧负义贼。

  (白)辛铁石啊辛铁石,你真是铁心石腹啊!

  铁石啊想你心肠如此狠,

  全不念当日恩爱情意深,

  竟演出移花接木双簧戏,

  真是个阴险毒辣杀人心。

  小娟(旁白)怪不得这几天心情不愉快哪,爹妈都不在了,

  我得去劝劝他。

  (唱)常言道君子不与牛治气,

  你应该将他忘却休提起,

  焕青春重新再订终身事,

  且莫要悲伤过度成劳疾。

  姐姐,一张纸掀过去就算了,别跟他一般见识啦。快睡吧,都半夜了。(拉柏春花)

  柏春花好,这就睡。

  [小娟至床前躺下,柏春花欲走。

  [幕后传来辛铁石的声音:“你是和别人胡搞八搞流产的,还想刁赖吗?!我已向校领导反映了你的问题。不甘心吗?我就回大队给你宣扬宣扬,到那时,可就狗皮帽子无反正,你就是找天老爷,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啦!”

  [伴唱:苍天啊,好歹不识枉作天,

  大地啊,邪恶不惩地何为!

  柏春花他这是成心要把我往死里逼啊!

  (唱)今日里一腔热血悄然去,

  犹似那望帝啼鹃泪空垂。

  他怎忍片片花瓣挽溪流,

  凄惨惨寂然无声魂逐水。

  这叫我怎么再见人哪!这……(写遗书)

  爹娘啊,女儿遭灾难生存,

  你在九泉可梦会,

  奇耻大辱怎容忍,

  噬刀吞剑心欲碎。

  婆母啊,实想侍你送身,

  怎禁得美满姻缘铁石毁。

  妹妹呀,酣睡殊知你姐意,

  今夜里,撇脱尘埃泉台归。

  决非是,姐姐悲观厌世界,

  怎奈何,烈女身污心洁白。

  多谢你,同甘共苦度日月,

  我去后,孤身只影你靠谁?

  妹妹呀,有心唤你将姐送,

  可叫我,满腹怨肠怎推诿?

  听告慰,日后成婚须谨慎,

  切莫要,盲动遭骗成凄悲。

  妹妹呀,待到含风融水日,

  笑看那,笑看那春花放蓓蕾。

  [柏春花将遗书看过数遍,回首抚摸小娟面靥,凝视片刻,

  掖好被角。转身缓行几步,猛回头,至小娟前,潸然泪

  下。一咬牙跑下。

  [幕后音:“有人跳水啦!”

  [山风怒吼,涛声如雷,松柏哀鸣,孤雁绝叫。

  小娟(睡梦中惊醒,见桌上遗书,声嘶力竭地)姐——姐——

  [幕后伴唱陡起。风狂雪舞。

  [伴唱:狂风怒号海涛咽,

  孤雁悲鸣好凄惨。

  天际洒絮泣春花,

  莫叫悲剧再重演。

  [幕落。[剧终

  

版权所有:广饶县吕剧艺术中心   备案号:鲁ICP备00000000号 网站地图
  电话:0546-6443858   地址:广饶县花苑路128号   邮箱:grljt@126.com
 技术支持:天宇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