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剧剧本
最新推荐
中国戏曲
卷席筒
越剧唱词《白蛇传》(八)合钵
吕剧《半边天》
《沙家浜》选段唱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吕剧剧本
《打金枝》
东营市吕剧团   2020-03-09 13:55:12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第一场

  华堂开寿筵

  儿孙满阶前

  手捧酒斗奉高堂

  双亲福寿延绵长

  延绵长

  席前酒过三巡上

  不见那公主到汾阳

  左也等右也等

  倒叫我郭暧意傍徨

  在宫中也曾再三对她讲

  难道说竟把拜寿忘

  莫不是有意自尊大

  莫不是藐视我爹娘

  不敬公婆实可恼

  连累我丈夫面无光

  我若不回宫去与她辩理

  岂不被哥嫂笑我怕妻房

  我若不叫公主前来拜寿

  双亲前我便是不孝儿郎

  你虽是当朝驸马爷

  怎比得金枝玉叶体

  男儿汉也要忍住三分气

  倒不如做一个低头的驸马免是非

  大胆金枝真可恼

  把我的言语脑后抛

  拜辞母亲出府去

  此番回宫定不饶

  郭暧儿匆匆出府去

  定为公主恼在心

  希儿快快随后跟

  若有事故速回音

  第二场

  金枝不把寿来拜

  堂前羞煞小郭暧

  顾不得乘轿回府转

  要向贱人去问明白

  来在宫门抬头看

  红灯高挂宫门外

  一见红灯怒火起

  骂声公主无道理

  说什么高挂红灯能进宫

  无灯不能进宫里

  俺本是顶天立地男子汉

  大胆的将它打碎又怎的

  你纵然不挂红灯不接我

  我今朝也要闯进去

  公主本是皇家女

  不能与众家妯娌相并比

  贤弟还该暂忍气

  为的是君臣名份隔云泥

  若然回去相争吵

  难免要生闲是非

  连累爹娘担忧急

  恼了皇家定不依

  来来来与我同回去

  五兄说话太稀奇

  她虽是金枝玉叶女

  嫁与郭门便是郭家妻

  帝王也要讲道理

  我怕什么皇家定不依五哥莫管我进宫去

  此去难免惹是非

  第三场

  头戴珠冠压鬓齐

  身穿八宝锦绣衣

  百折罗裙腰中系

  轻移莲步往前移

  当今皇帝是我父

  我本是金枝玉叶驸马妻

  今日是汾阳寿诞期

  堂前祝寿有七子和八婿

  驸马再三嘱咐我

  我也曾允他随后去

  我本当过府去拜寿

  细思量君拜臣来无道理

  一见红灯怒火起

  大胆的将它打碎又怎的

  你纵然不挂红灯迎接我

  我今朝也要闯进去

  怒气不息进宫里

  打碎红灯是何为

  今日里汾阳王府开寿诞

  文武百官都到齐

  哥嫂成双成对来拜寿

  只有我独自一人无脸皮

  我临行怎样的嘱咐你

  你不去拜寿是何意

  我只说怒气冲冲为何故

  却原来为此区区小事情

  你道我不把公婆敬

  我笑你驸马不知理

  分明是把我爹娘瞧不起

  说什么尊敬公婆明道理

  非是我不敬公婆不拜寿

  从来是君拜臣来无此理

  君臣名份虽有定

  你嫁与郭家便是郭家的儿媳

  那有个儿媳不把公婆拜

  那有个丈夫见妻行大礼

  我虽招你为驸马

  比不得民间夫与妻

  要知道你我的身份不能比

  凤凰不与鸟同飞

  你乃是唐家臣民子

  我乃是金枝玉叶帝王的后裔

  好一个狂妄的李金枝

  不由我郭暧怒不息

  你既是金枝玉叶帝王女

  为何与我配夫妻

  如今你既嫁与我

  就应该前去拜寿尽道义

  自古以来君为贵来臣为贱

  我岂肯与你郭家把头低

  说什么君臣分贵贱

  东宫太子

  他亲来拜寿送寿礼

  休道是我家富贵全仗你

  听我把往事提一提

  安禄山起兵犯京畿

  眼见得唐室化灰泥

  已倒的江山重扶起

  多亏了汾阳郭子仪

  若不是俺父子东荡西杀

  南征北战血战在沙场里

  你父怎能当皇帝

  一派狂言施诽谤

  臣辱君来是何理

  居功自大有反意

  藐视君王反我欺

  怪不得进宫不行君臣礼

  怪不得打碎红灯毁宫仪

  随我进宫去辩理

  我与你父王驾前见高低

  休仗你父亲是皇帝

  休仗你公主把人欺

  驸马爷今日要教训你

  打你个不知礼来不知义

  任你金枝玉叶贵

  打出祸来头不低

  恨驸马狠心无情义

  为爹娘不顾好夫妻

  怎甘心平白无端受此气

  怎甘心凤凰反被乌鸦欺

  打碎珠冠难消气

  再撕八宝锦绣衣

  侍儿们带路进宫去

  饶恕了小郭暧定然不依

  第四场

  孤坐江山非容易

  全凭文武保社稷

  安禄山造反天下乱多亏了汾阳郭子仪

  孤封他千岁汾阳王

  公主与他为儿媳

  今日是汾阳王兄寿诞之日

  命太子拜寿赐厚礼

  黄昏闲坐后宫院

  与万岁对坐同下棋

  哭哭啼啼进宫去

  你孩儿受了委屈

  皇儿悲泪跪在地

  打碎了珠冠撕碎了衣

  哪一个敢来得罪你

  从头讲来莫哭啼

  话未出口泪如雨

  皇儿休要哭啼啼

  有何委屈细细诉

  哪一个大胆敢欺你

  只为的郭驸马

  郭驸马酒醉回宫里

  汾阳王今日寿诞期

  他要儿去拜寿同往府第

  汾阳王虽是儿公爹

  帝王家君臣礼节是第一

  自从盘古分天地

  君拜臣来无道理

  且听父王教导你

  论起国法儿是君

  论起家法儿是他儿媳

  做媳妇应当去拜寿

  不去拜寿少礼义

  郭驸马借酒醉蛮横无礼

  他竟敢进宫门把儿欺

  他怒气冲冲进宫里

  口口声声要评理

  他问我为何不到汾阳去拜寿

  儿言道君拜臣来他受不起

  他进宫不行君臣礼

  他行凶不管好夫妻

  一把推倒尘埃地

  他那里拳打脚又踢

  打得儿遍体鳞伤无处避

  没法子只好来见你

  我的老爹爹

  他进宫不但将儿打

  他打碎红灯更无礼

  父皇一味宠女婿

  你女婿不是好东西

  他把你父皇瞧不起

  他说道江山全靠郭子仪

  若不是他父子血战在沙场里

  爹爹哪能坐皇帝

  驸马行凶儿失体面

  金枝玉叶怎能把头低

  求父皇要与我出气

  你不杀

  你不打他儿不依

  小郭暧太无礼

  不该把孤江山提

  明日早朝上金殿

  我杀了郭暧与儿出气

  劝万岁休要真动气

  妾妃有语慢商议

  汾阳王今日庆寿期

  七子八婿都到齐

  小夫妻双双对对去拜寿礼

  独有皇儿他不肯去

  万岁呀你为驸马想一想

  他受了众哥嫂闲言闲语

  怎么不生气

  小夫妻争吵平常事

  休听女儿片面理

  莫说驸马无有罪

  纵有罪

  还要看在白发苍苍的郭子仪

  说什么年轻可饶恕

  藐视孤王把王儿欺

  杀了他一来正国法

  免得皇儿受他欺

  若真杀了小郭暧

  叫我心中怎舍得

  事到其间无主意

  没奈何只得拉动母后衣

  看皇儿回心已转意

  万岁何必真生气

  更何况自从盘古分天地

  哪有个岳父斩女婿

  倒不如明日早朝上殿去

  将驸马的官职

  要加升三级往上提

  梓童说话无道理

  还要庇护你爱婿

  小郭暧打皇儿出言无礼

  他还敢提他的功劳把孤欺

  越思越想越有气

  我定要将驸马千刀万剐

  活剥皮

  父王息怒暂消气

  你要斩驸马儿有话提

  母后她说话有道理

  哪有岳父斩女婿

  女儿我年幼孩子气

  说话不顾高与低

  自古道知子莫若父

  女儿的脾气瞒不过你

  父王你倒不如准了母后本

  上金殿将驸马官职往上提

  郭驸马身犯哪条罪

  小夫妻争吵俺们是儿戏

  倘若你当真斩了郭驸马

  留下了儿的终身

  孩儿我只落得

  少年守寡无靠无依

  孤刑郭暧是假意

  她母女一旁着了急

  怎知孤心另有意

  真若是斩了驸马儿不依

  第五场

  无知的奴才太狂妄

  不由我怒气满胸膛

  虽说是唐天子皇恩广

  你怎敢大胆把公主伤

  到如今

  我儿闯下了塌天祸

  你叫为父怎承当

  爹爹休把儿来怪

  原是那金枝理不当

  她明知我父寿诞期

  她不肯低头拜父王

  孩儿回宫去评理

  她反而恶言恶语来逞强

  说什么君拜臣来拜不得

  说什么凤凰乌鸦不相当

  她既是金枝玉叶帝王女

  她何必与郭暧配凤凰

  儿情愿娶个庶民女

  帝王之女少道理

  高挂红灯能进宫

  无灯不能进宫里

  进宫去先施君臣礼

  夫妻话儿然后提

  儿本是顶天立地男子汉

  这样的闷气我受不的

  爹爹绑儿上金殿

  纵然是千刀万剐不把头低

  小奴才讲话虽有理

  只是你不知轻重与高低

  你可知公主不比民女

  恼了那皇家了不得

  你来看

  为父的年迈苍苍白了发

  难道儿不怕连累老爹爹

  孩儿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决不连累老爹爹

  无奈何绑儿上殿去

  但不知是凶还是吉

  好一个老臣郭子仪

  先来赔罪又赔礼

  孤也知轻重与是非

  快快召宣郭子仪

  校尉们将儿绑上殿

  怎不担忧心着急

  儿叩头父赔罪

  不知唐王依不依

  倘若万岁问起你

  你就说酒醉狂言非有意

  为父这般嘱咐你

  儿竟敢一味逞强不肯依

  来来随父上殿去请罪

  儿死儿活全仗儿运气

  忙将皇兄搀扶起

  从今后上殿莫跪地

  卿与孤王并肩齐

  皇兄请坐金交椅

  明知道殿角下绑的是小郭暧

  我这里假作不知去问郭子仪

  殿角下绑的谁家子

  他就是臣的儿吾皇的女婿

  小奴才酒醉打公主

  欺君犯上太无礼

  臣替我主传旨意

  哪个敢斩孤的爱婿

  险些吓坏了小郭暧

  孤王有话来问你

  小夫妻争吵是常事

  为什么把孤的江山提

  论国法本该将你斩

  孤王怎舍得斩女婿

  拜谢万岁不斩恩

  王与儿官加三级换朝衣

  郭暧儿年幼孩子气

  小夫妻争吵常有的

  主古道清官难断家务事

  何必为他费心机

  莫道要将驸马斩

  你要是动一动孤也不依

  皇兄宽心回府去

  命公主到汾阳与你陪礼

  叩谢皇恩下金殿

  不斩吾儿反加官

  虽然万岁将儿赦

  要知道天威莫测非儿戏

  儿莫道郭家功劳重

  儿莫道公主可凌欺

  从今要把性情改

  保得个夫荣妻贵好夫妻

  儿劝爹爹莫担心

  句句话儿儿遵行

  公主若是能尽孝

  夫妻和睦奉双亲

  公主若是不尽孝

  儿岂能容她半毫分

  第六场

  在金殿讲过了纲常大礼

  回宫院再与儿重把话提

  金枝女不拜寿虽然失礼

  你不许放肆拳打足踢

  回头来叫梓童皇儿金枝

  我的儿进宫来娘心喜

  回头来见个和睦礼

  一个到东一个到西

  皇家女儿不争气

  若再不听父王言

  莫怪父王我要打你

  若是公主得罪你

  拳打足踢不怪你

  万岁有旨将你打

  当真打她孤不依

  驸马休要孩子气

  母后爱女儿更疼女婿

  你的父官高在王位

  劳苦功高保社稷

  父王见你心欢喜

  才把公主许配你

  公主自幼娇养惯

  父皇说重了她还不依

  金枝女不拜寿是她无礼

  你不该把她拳打足踢

  你家中也有姐妹兄弟

  被别人打骂了你也不依

  小夫妻相亲相爱如鱼水

  爹娘看了多欢喜

  好言相劝全为你

  哪一个丈母娘不爱女婿

  劝罢了女婿劝我女

  为娘今日要教训你

  虽说你是帝王女

  嫁到郭家是儿媳

  倘若你父皇寿诞期

  驸马不来你依不依

  想想别人再想自己

  你不该进得宫来搬是非

  来来夫妻见过和睦礼

  到汾阳再与公爹去赔礼

  剧终

版权所有:广饶县吕剧艺术中心   备案号:鲁ICP备00000000号 网站地图
  电话:0546-6443858   地址:广饶县花苑路128号   邮箱:grljt@126.com
 技术支持:天宇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