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吕剧剧本
吕剧剧本 
最新推荐
《姊妹易嫁》全剧剧本
《红杏出墙》 全剧剧本
《夫妻井》全剧剧本
《村官上树》全剧剧本
《英雄老倭瓜》全剧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东营市吕剧团 > 吕剧剧本 > 吕剧剧本
《乡人俚曲》全剧剧本
东营市吕剧团   2015-11-19 17:55:27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大型吕剧《乡人俚曲

 

 

 

 

(版权声明:本剧版权归广饶县吕剧艺术中心所有,使用剧本须经本单位同意,违者必究。)

 

时间  清末民初年间

人物  时常亮

      大辫子

 

张班主

 

 

  怀

听曲的老人

唱琴书的夫妻

卖包子的摊主

唱京戏的社友

其他群众角色若干

1

[黄昏。黄河口乡野。

[舞台深处,三三两两的乞讨者过场,间有打竹板拉胡琴的民间艺人。伴唱:

又是黄河决堤坝,

又是地里长蛤蟆。

大清朝赈灾无粮款,

是死是活靠自家。

[前台灯亮。一把锄头竖立在田间。青年时常亮独对水洼苇丛,专心致志击手板练唱琴书《王小赶脚》中的二姑娘唱段:“阴阴阳阳的七八天……”

[青年大辫子与村姑甲乙讨饭归来。

大辫子  嘻嘻,俺要来一个窝头!

村姑甲  俺要来两块地瓜!

村姑乙  俺还要来一张菜饼呐!

村姑丙  看我滴!

大辫子  哎哎,听说西庄来了个唱曲的班子,今夜晚咱们到西庄听曲去吧?

村姑甲  好哇。

村姑乙  我跑得快,我给你们占场子去。

时常亮 (受搅扰,不耐烦)哎哎哎!你们要来这么多好吃的,赶快回家享用吧,我在这练唱功呐,咱们两便好不好啊?

大辫子  常亮哥,你师傅过世了,你们的班子也散了,你咋还天天练唱呢?

时常亮  你们呀,头发长见识短!

(唱) 天生我一张嘴就是想唱,

风有韵水有律似在心上。

虽说是师傅升天班社散,

捧手板不敢忘艺为本行。

天天愿听坠琴响,

腹空难无四平腔。

家乡人受穷且有听曲瘾,

时常亮志在琴书唱四方。

大辫子  常亮哥,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你就好好练唱吧。

时常亮  这才是好妹妹。

大辫子  走,咱们回家。

[众姑娘下。时常亮欲再练唱,大辫子复上。

大辫子  常亮哥……

时常亮  你咋又回来了?

大辫子  俺知道你饿了,还是先吃个窝头吧,吃饱了再唱。(捧送窝头)

时常亮  我不饿。

大辫子  你呀,死要面子!上午俺就看见你在这里挖茅根吃,那茅根还带着泥呐,你洗都不洗就往嘴里塞,还说不饿。给,吃吧,吃饱了好好唱。以后俺再要是再讨来饭,就分给你一半。(羞去)

伴唱:甜甜蜜蜜叫哥哥,实实在在送窝窝,耳边嘱托酥酥痒,心中的曲儿流成河。

[青年天庆、文秀、二怀一齐找来。天庆拿坠琴,文秀拿二胡,二怀拿三弦。

  人 (同)常亮哥!

时常亮 (惊喜地)好啊,你们说干就干起来了!

    常亮哥,俺爷爷卖了他的喜棺材,给我买了这把坠琴!

    俺爹让我买花布定亲娶媳妇,我就买了这把二胡!

  怀  我偷了俺娘压箱底的一副手镯,换来这把三弦!

时常亮  太好了!等我仔细想想,咱们择日拉班!

    常亮哥,等不及了!今夜晚西庄那个唱琴书的班子,班主姓张,就是你原来同班的师兄啊!

 

(同)哎呀,人家都唱到你眼皮底下了!

  怀

时常亮 (捧手板)师傅作古,把手板传我不传师兄,师兄正压着一口气呐,他是要与我比个高低呀!

    常亮哥,咱们现在就拉班吧!我们拜你为师!

时常亮  拉班!拉班!

(唱) 有志不端讨饭碗,

立身活命系琴弦。

师傅作古巧传艺,

待看徒弟谁争先。

多谢诸位同心愿,

黄河口拉起时家班!

[天庆、文秀、二怀呼师跪拜,收光。

2

[三年后。

[山东琴书的曲牌声中,一群大姑娘,一群粗男人,一群俏媳妇,分别在三个不同地方的不同夜晚,依序而来。

大姑娘 (唱)  月明星暗人不

咱到场院听扬琴。

辫子梳个油光亮,

一身衣裳换个新。

时家班有个时班主,

听他唱曲长精神。(去)

粗男人 (唱)  旱烟叶装满旱烟袋,

憋足劲尿一泡撒出来。

进场子使劲往前挤,

一屁股坐到星星歪。

时常亮《光棍哭妻》唱得好哟,

他让咱屏住声,咽住气,心中发痒眼发呆。(去)

俏媳妇 (唱)  小媳妇守家中不离炕,

琴声一响就着了慌。

赶鸡撵鸭笼里去呀,

涮锅洗碗就出灶房。

急急忙忙去听唱呀,

《后娘打孩子》,《洞宾戏牡丹》,《老少双换妻》,《棒打无情郎》

今夜晚单听时常亮,

听他唱《二小赶脚》,那阴阴、阳阳、酸不溜丢,扭扭捏捏的二姑娘,哎呦呦,又勾魂来又勾肠。(去)

[大辫子上。大辫子寻望幕后,幕后处处喝彩声。

大辫子 (唱)  琴声悠悠响,

惊动了四邻乡。

哥哥三年唱,

名声传八方。

亏得他如痴如癫一心无二样,

拉班社拉出个大名堂。

哥哥名声响

妹妹脸生光。

妹妹偷偷笑,

妹妹暗帮忙。

走东村串西庄我常随常往,

不露面不声张我悄当跟班。

三年前送个窝头面对面,

到如今神牵魂扯却躲藏。

大辫子呀甩三甩,

大辫子呀荡三荡,

大辫子呀你告诉我,

这酸酸甜甜、羞羞喜喜、酸酸甜甜,哎呀呀这算是一个啥心肠?

[时常亮、天庆、文秀、二怀背乐器褡裢,收场子归来。

    师傅,今天这曲唱得好啊,你一嗓门能喊出十里远。

    满场院的人,该哭的哭了,该笑的笑了,过瘾。

  怀  师傅,你看那,咱褡裢里的铜钱,我背着够沉的了,明儿个咱该收银元了。

时常亮 (嗔脸)烧的,还收银元!天庆,今天的《三打四劝》, “冲天呀的怒”,怎么把“呀”字给唱吃了?我紧挨着你都没有听出来,更别说人家听客了。文秀你拉弦,得意忘形,鸡骨头蛤蟆肉,是我把人家唱笑的还是你把人家逗笑的?还有二怀你,收钱的时候一副可怜相,你别忘了人家听客是按曲自愿掏钱,不是看你那副可怜相给钱,一点都不大气!

仨徒弟 (同)师傅……

时常亮  今天散场子早,坐一会再走。(自顾落座)

  庆 (上前敬烟)师傅,我们哥几个是靠了你的名气才有今天,我们错了,你别生气。

时常亮 (越发来气)我生气了吗?凭我啥名气?

    师傅,今天你这火气发得有点邪怪,其实几个都知道,你这火气不在唱琴书上!

时常亮  你胡说!不在唱琴书上,我还有什么火可发?

    那好,就说我拉弦吧,你说了我不知多少遍了,这“曲谱是死的,人是活的,拉弦也得动情动心,不能娶媳妇死爹一个脸!”对吧?

时常亮  对啊!

    所以你唱“春风得意”,我就摇头晃脑地拉,你唱“哭断情肠”,我就愁眉苦脸地拉,这怎么能叫鸡骨头蛤蟆肉呢?

时常亮  呃……

  怀  嘿嘿,师傅,该娶老婆了。

时常亮  胡说八道!你们都是去年才娶的老婆,咋又该娶老婆了?

  怀  师傅,是你该娶老婆了!

时常亮  更是胡说八道!我说的是唱曲,唱曲!

    师傅!

       (唱)  这些年你迷恋唱曲乖僻状,

不近女色远花香。

唱出了凡尘滚滚多少事,

受尽了灶底灰冷炕头凉。

徒弟们娶妻室如石击浪,

你才有纷乱心无名火光。

有道是树高还在土里长,

这世间不能缺阴和阳。

(合) 家不齐呀业不旺,

       师傅啊,我的师傅,

无妻室你难把舒心的曲儿唱

你难把曲儿唱久长。

[明常亮惶惚无语。

    师傅,据我观察,你已经心中有人,只是自己不愿承认罢了。

时常亮 (一惊)胡说,我有谁啊我有?

    就是那个天天听你唱曲,又不敢露面的大辫子姑娘!

时常亮  没有!绝对没有!

    师傅,有没有无关紧要,只要你真心喜欢,我们弟兄几个给你撮合撮合嘛。

时常亮  大辫子姑娘人好心好,爱听咱们唱曲那也是真的,可我不能娶她。

  怀  为啥?她模样长得可俊咧!

时常亮  她是个无亲无近的孤女,是个苦人,咱们干的是个顾家难顾业顾业难顾家的行当,娶了她我是唱曲还是顾她?

    师傅,你说句实话,你到底喜不喜欢她。

时常亮  说不喜欢那是假的,我做梦都想娶她,可我没办法让她过上好日子呀!娶了她就是害了她!

[徒弟们似有所悟。

    那你想找个啥样的?

时常亮 (痛中抉择)不求模样俊俏,不图本事大小,能传宗接代,看家守院,也就够了。

    好,咱们先回去,明天给师傅张罗去。

[徒弟们下。

时常亮 (唱)  似觉得一颗心左右摇摆,

一边痛一边摇摆苦楚满怀。

嗜音律爱妹子难能两全顾,

天知道这样做该与不该!(下)

[大辫子冲上,顿足捧泪。收光。

3

[喜乐声中,时妻蒙头红独坐。

  妻 (唱)  坐红椅蒙红盖心神难静,

当新娘嫁新郎托付终生。

习惯了春种秋收灶台转,

摊上个唱小曲的男人有名声。

唱曲俺不懂,

拉弦俺不通;

取欢俺不俏,

逗笑嘴不灵。

都说是嫁夫随夫女人命,

不知道唱曲的男人咋照应。

入洞房他匆匆跟随响班去,

到如今不来给俺揭头红。

他不来,俺就等,

俺知道少挑毛病多依从。

[时常亮新郎打扮,痴迷地吟唱着唢呐曲牌《一支花》归来。

时常亮 (突然醒悟)呀,坏了坏了,忘了给媳妇揭头红了!(急近妻前)嘿嘿,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刚才响班为咱奏喜,有一首曲牌,很有新奇之处,就去找他们去求教,忘了给你揭头红了……你别生气,我这就揭。

  妻 (敞面避羞)俺没有生气,俺也不会生气。

时常亮  那兔子急了还咬人呐,你咋不会生气哩。

    男人做男人的事情,女人守女人的规矩。

时常亮  可我这个男人,跟别的男人不一样。

    俺知道,你是唱扬琴的男人,别人是过日子的男人。

时常亮  咋?你也知道我不是过日子的男人?

    不不,俺是说……你是唱扬琴的男人,别人是种庄稼的男人,都是过日子的男人。

时常亮  好嘛,漏说一句话,谬之千里远。哎,我可得给你说明白,过日子归过日子,唱扬琴可不能在自家炕头上唱,我是要抛家离舍,云走八方的。

    俺知道,俺都听说了,这样俺嫁给你才没算是白嫁。

时常亮  你……啥意思?

    无论你走到哪里,地有人种了,院有人扫了,炕有人烧了,

家有人守了,就连那鸡鸭鹅狗,也有人给你喂了,俺才算是你的女人。

时常亮  呀,你了不起啊你!

    不,俺不会唱曲,俺也长得不俊。

时常亮  好媳妇!好老婆!

(唱)  听你说出这番话,

看你胜似一朵花。

从今后我唱小曲闯天下,

你呀你呀,你就是保佑我的活菩萨!

你过来,我要给你拉上一首曲子,也算是我献给你的一份情意!(取琴拉琴)

[光渐收。伴唱:

琴声里诉说着夫妻承诺,

痴迷心生就了喜怒哀乐。

口中曲唱不尽花明柳暗,

身上衣更换着日出月落……

[伴唱中,先后出现两次不同的婴儿啼哭声。

 

备注:其余场次见附件

《乡人俚曲》剧本

 

版权所有:广饶县吕剧艺术中心   备案号:鲁ICP备00000000号
  电话:0546-6443858   地址:广饶县花苑路128号   邮箱:grljt@126.com
 技术支持:天宇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