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吕剧剧本
吕剧剧本 
最新推荐
《姊妹易嫁》全剧剧本
《红杏出墙》 全剧剧本
《夫妻井》全剧剧本
《村官上树》全剧剧本
《英雄老倭瓜》全剧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东营市吕剧团 > 吕剧剧本 > 吕剧剧本
《龙凤面》全剧剧本
东营市吕剧团   2015-11-19 17:55:14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古装吕剧《龙凤面

 

 

 

第一场

 

【陶氏上场】

陶氏:员外讨账到湖南,一去就是大半年,家中财帛值万贯,不能独吞干眼馋!

(唱):进府俺当梅香才十六,

在那后花园里摘石榴,

员外他瞅俺长得俊,

摘了一朵鲜花插在俺鬓边,

显得更风流,

单氏夫人下世去,

俺填房的娘子上高楼,

为梁家养儿留下了后,

俺这辈子吃不愁来穿不愁,

只盼着子承父业,家产全都归我手,

恨只恨,子玉赛金两个死对头,

害得俺,墙上画马不能骑,

逆风挡住千里舟,

哼,一不做,二不休,

扳倒葫芦洒了油,

趁着他爹去讨账,

我鸡蛋里边挑骨头,

他两个插翅也难逃我的手,

不拔掉眼中钉啊,

我怎能白白罢休。

【诚儿上场】

诚儿:娘……

陶氏:诚儿哟,娘的心肝,宝贝,娘一霎儿看不见你啊,那眼皮子就跳啊,孩子,这半天,你上哪玩去来啊,哟,你拿的啥?给娘看看。

诚儿:我不……

陶氏:娘看看……

诚儿:我不嘛……(陶氏抢过去)你给俺滴,你给俺滴……(哭)

陶氏:哎呦 ,呲牙咧嘴的一只布老虎,有啥稀罕头啊?这准又是赛金那个死丫头给你缝的吧!

诚儿:不……不是滴

陶氏:不是?哪里弄来的啊?

诚儿:是……是我拾滴。(抢过来)

陶氏:快给我扔的远远的。

诚儿:不嘛,娘,你看,这布老虎两只眼睛圆又圆,两撇小胡,多好玩啊!俺不!

陶氏:哎哟,诚儿,只要老天随了娘的心愿,就是你要那金打的,银浇的,玉石玛瑙牙雕的,娘啊,任你挑来任你选。

诚儿:俺不!俺就要这个。

陶氏:看看,坏了,被他们引导坏了 有了,他爹不在家中,我可有办法治他,诚儿,你去把赛金那个贱人给娘叫来去。

诚儿:你不是不叫俺上她屋里玩去吗?

陶氏:咳,官盐私盐不一个价钱,娘叫你去的,去吧。

诚儿:(点头)哎。(跑出屋子)姐姐,姐姐,快来呀!

赛金:来了……

(唱):正在绣楼习针功,

忽听得兄弟呼唤声,

插下钢针,盘下线,

慌慌张张为何情?

诚儿:姐姐,咱娘叫你了。

赛金:(进屋)女儿拜见母亲。

陶氏:罢啦,诚儿,出去玩玩去吧。

诚儿:我不去。

陶氏:诚儿,来,(掏出银子)买糖吃去吧。

诚儿:哎,姐姐,我玩去了,你可要小心啊

陶氏:诚儿……

赛金:弟弟。

陶氏:诚儿,你可慢着点跑啊。

赛金:母亲,呼唤孩儿,有何训教?

陶氏:我来问你,你亲娘在世的时候你一天几遍问安哪?

赛金:三遍问安。

陶氏:那如今呢?

赛金:母亲,早晨我与哥哥同来问安,只因母亲尚未起床,故而未敢惊动。

陶氏:哟,说来说去还辜负了大小姐一片小心呐,反正俺也不是亲的,往后啊,请安在你,不请安也在你,你看着办吧。

赛金:母亲不要生气,以后我与哥哥按时请安也就是了。母亲,唤孩儿前来有何吩咐?

陶氏:从早晨到如今,俺水米还未沾牙来,你怎么也不来问问俺呀?

赛金:哦,母亲想用饭,待我吩咐丫鬟去做……

陶氏:住口!(打赛金脸)好你个死丫头,打人不打脸 骂人不揭短,你明知我是丫鬟转的二房,你……你是成心俏皮我吗,(再打)。

赛金:母亲不要生气,待我亲自去做。但不知母亲想吃些什么?

陶氏:想吃什么?哼,我想吃你给你亲娘擀的那个龙凤面。

赛金:怎么?这 ,这 龙凤面么……

陶氏:哼哼,俺就想吃那个!

赛金:(唱)提起龙凤面,

想起俺亲娘,

倒叫我赛金泪汪汪,

亲娘,亲娘,你死得早,

为什么,撇下了孩儿遭灾殃。

陶氏:你是哭什么?哦,你爹在家的时候,说我一样的孩子两样对待,你说,今天这事怨谁呀?把家法拿过来。(赛金跪地求饶)拿过来!

赛金:母亲,你就饶了孩儿吧。

陶氏:(冷笑)这会儿你爹可不在家,让你尝尝老娘的厉害,叫你也知道知道那马王爷是三只眼。(拿过家法)

(唱):叫你擀面,你不擀,

       哭哭啼啼丧气俺,

       平日里仗着你爹把你宠,

这回你爹可不在家,

明沟里怎能翻了船,

赛金:母亲……母亲……(打)

(唱):望母亲,饶了俺,饶了俺

       下次我再……再也不敢了哇。

陶氏:你给我起来!

赛金:(唱)千不念来万不念,

念爹爹临行嘱托言,

他让你不看僧面看佛面,

若有怠慢多包涵,

你高抬贵手饶了俺。(再打)

陶氏:老娘打发你上西天!(打)

(诚儿推着丁奎上)

诚儿:娘……

陶氏:丁奎,你给我闪开!(再打)

丁奎:(拦)哎,太太……太太……

诚儿:娘……

陶氏:丁奎,你吃了老虎心豹子胆了?

丁奎:太太,常言说的好啊,后娘不易当,闲言碎语两抬筐。员外不在家,倘若你有个手轻手重,打出个三长两短。

陶氏:嗯,怎么样啊?

丁奎:那邻舍百家不指着你的脊梁骨骂你吗?

陶氏:哼,反正他们不敢当着我的面骂我,背地后里骂上两句不疼不痒的也算不了啥,快给我闪开!

丁奎:太太,我倒有个好主意。

陶氏:什么主意?

丁奎:你让我把她拖下楼去,吊进马棚狠狠的打上一顿,你做好人,我做歹人,你看好是不好?(诚儿偷听,听后生气)

诚儿:不好!好你个丁奎,你打俺姐姐我揍你。

陶氏:诚儿,丁奎我把这贱人就交给你了,你要把她吊在马棚上给我狠狠的打,诚儿,走!

诚儿:姐姐,姐姐……(哭)

丁奎:哼,员外不在家,你竟敢惹太太生气,你与我走。

赛金:丁奎,(跪地)你……

丁奎:小姐快快请起。

赛金:丁奎,你可要救救我啊。

丁奎:这……啊,小姐,我看你就坐在这槽头上面,我真打槽帮你假意啼哭,瞒过你那狠心的继母也就是了。

赛金:如此多谢丁奎。

丁奎:小姐你快快做坐好。(赛金点头)陶氏太太,我把小姐高高的吊起来了。

陶氏:嗯,你与我狠狠的打。

丁奎:嗯,是是是,我饶不了她!小姐,我可要打了。呸,找打。(赛金未哭)小姐,你哭啊。

赛金:我不会哭啊

丁奎:哎呀呀,方才你是怎么哭的来,小姐,这是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快哭?(赛金哭)呸呸,对,找打,(赛金再哭)

陶氏:丁奎,你就照这个样子给我狠狠地打吧!

丁奎:是,我饶不了他。呸,找打……

赛金:丁奎,你……你可打死我了哇。(哭)

【梁子玉上场】

梁子玉:(唱)我正在书房读诗经,

             马棚里传来啼哭声,

听声音好像小妹妹。

丁奎:找打!(赛金哭)

子玉:大胆!(梁子玉上前夺皮鞭)

(唱):丁奎你胆敢下绝情!

呸,找打!(打)

赛金:哥哥,你不要冤枉丁奎。他是个好人啊!

子玉:丁奎,这……

丁奎:公子啊,太太狠又刁,小姐苦难熬,巧施脱身计,我打槽头,她求饶。

子玉:苦命的妹妹(哥哥)啊。

赛金:(唱)亲娘啊,

           亲娘死去整三春,

           没娘孩儿好似枯苗断了根。

           风吹雨打受折磨,

           哪里有咱那知冷知热好心人。

丁奎:

赛金:哥哥,咱那继母凶似虎狼,妹妹再也受不住她这样地折磨拷打了。

子玉:哼,爹爹不在家中,岂能容他这样猖狂,待我前去与她辩理。

赛金:哥哥……哥哥……

丁奎:公子慢来,慢来。

赛金:这便如何是好哇?

丁奎:小姐不必害怕,快快回房去吧,我自有道理。(下场)

 

其余场次见附件

古装吕剧《龙凤面》全剧剧本

 

版权所有:广饶县吕剧艺术中心   备案号:鲁ICP备00000000号
  电话:0546-6443858   地址:广饶县花苑路128号   邮箱:grljt@126.com
 技术支持:天宇智能